你的伟大和我的渺小

毛一安-浪攝派:

她是孤独的,因为地理上的偏远,因为人们的误读,因为局外人对“麻烦边疆”的紧急删除,还因为她的某种拒绝与躲避的恍惚姿态。人们经常被她“风情”的表象迷惑了。我想,在喀什噶尔浓郁风情的外表下,一定隐藏着另一座城;一种纷乱现在时中遥远的过去时,一份由信仰、传奇和艺术构成的精神图谱。她是世俗之城,更是精神之城,信仰之城。

评论

热度(120)